通知公告

圆 梦

 字号:[ ]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在我的床头柜上一直放着一本橘红色封面的书籍,很多个夜晚都要翻上几页才得以进入梦乡。这本书的内容非同寻常,是我花了一年的心血与付出一定的代价才编撰出来的。正因为如此,所以自己难以忘却八年前那一次很不平凡的编书经历。

  2009年是新中国成立60周年,同时也是福泉市解放60周年。为了缅怀为福泉市解放而英勇牺牲的革命先烈,歌颂革命先辈在福泉市这块土地上进行艰苦斗争的风雨历程,讴歌各族人民团结奋斗的精神,向新中国的60华诞献礼,福泉市史志办公室在紧张编修《福泉市志》的同时,于2008年底决定编写《难忘的岁月》一书,

  《难忘的岁月》编辑组由已改非的原史志办主任蓝有富同志担任常务副主编,我担任执行副主编,又另外聘请了不同行业的四位老同志作为成员,充实编撰力量。其实编撰《难忘的岁月》一书早已是蓝主任多年的心愿,他在任期间已向许多老干部及其子女征集了很多资料,只因当时的人力与经费所限,无法实现。现在得到了本单位与市委、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他相当高兴。他告诫我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要全力以赴编好这本书,编出这本书。对于他的话,我铭记在心。

  《难忘的岁月》时间界定在1949年至1956年。由于蓝主任以前征集到的那些资料还不丰富全面,因此我们又通过市委宣传部《今日福泉》报等渠道向外发出了征稿启事。新年刚过,就陆陆续续地收到了很多来稿。其中有一篇来自贵阳作者为余兵的《我的父亲母亲》让我最为动容。余兵是到福泉来祭奠他的父母而顺便到史志办送上此文的。他在文章里详细地记述了他父母的生平。他的父亲余秦铭与母亲祝瑀都出生于江西省上饶专区上饶县沙溪镇,经人介绍相知相爱,结为伉俪。为追求真理,追求光明,共同参加革命,双双考入赣东北军政干校。1949年9月随二野五兵团西进贵州,11月23日进入贵州省独山专区平越县(今福泉市)凤山镇。在这里被分配接管平越县的人员有46人,其中就有他的父母,并且其母亲是唯一的女同志。进入凤山镇后,其父奉命起草并书写了宣布平越县人民政府正式成立的布告。26日,他俩随接管部队进入平越县城负责接管文教机构。此后,其父先后担任平越县牛场区副区长、荔波县土改工委主任,福泉县文教局局长;母亲先后从事妇女与金融工作。1987年其父因病在福泉离世,其母退休后随余兵在贵阳生活。2008年9月,其母离世,余兵等子女遵照母亲生前遗愿,从贵阳将其骨灰送到了福泉城北的龙家山上与其夫合葬,让夫妻俩永远长眠在他们一生十分热爱的第二故乡——福泉。

  读完这篇文章,令我泪如雨下。夫妻俩一心为党一心为民奔波操劳,把自己的青春和热血撒在了福泉市的土地上,不愧为党老一辈优秀的革命干部。他俩的精神不仅令我非常感动,连蓝主任也非常感动。尽管新年祥和的气氛还没有散去,但是编辑组成员已经分头到城区到机关到农村到山野进行走访,进行调查,进行拍照,全方位搜集资料,全力完成各自所被安排的编撰任务。

  当编辑组正在紧锣密鼓地搜集资料时,福泉市教育局把我借调去担任秘书工作。按理来说,能到教育局当秘书,不仅是我得以改变自己工作环境的最佳机会,也是众多乡村教师梦寐以求的事情。我自从2007年3月从乡村中学被借调到史志办以来,正调问题都悬而未决,去教育局工作那是我的理想归宿。于是,我离开了史志办到教育局上班了。

  虽然如此,可是我到教育局上班以后心情怎么也轻松不起来。秘书工作繁重,再也无暇顾及《难忘的岁月》的编撰工作。蓝主任既希望我有一个好的去处,又多么希望我能够抽出时间一如既往地编撰《难忘的岁月》。每一天,我只要坐在电脑前开始写材料,那些解放初期在福泉战斗、工作的诸如余兵父母等革命先辈出生入死的英雄形象时时浮现在我的眼前,仿佛看到他们南下贵州、西进贵州急行的英姿,看到他们到福泉接管旧政权的胆识,看到他们被土匪袭击时的坚强不屈,看到他们在清匪、反霸、减租、退押、征粮五大任务的气魄……为之,我很纠结,左右为难,每一天都在煎熬中度过。革命先辈把热血洒在了战场,把青春献给了福泉。幸福来之不易。我认为非常有必要把他们的事迹记载下来。对于我来说,牺牲自己的利益有何不可?为了不让这本书的出版化为泡影,一段时间以后,我不计后果,辞别了教育局又回到了史志办。

  我回到了史志办以后,除了尽力搞好市志编修工作外,继续深入机关、农村征集资料,编撰《难忘的岁月》。我们在城区走访了很多参与解放福泉与建设福泉的老人。他们基本上白发苍苍,有的已经长年卧病在床,甚至有的生活已不能自理。不管是健康的,还是病痛的,他们知道了我们的来意,个个都激动万分。

  卧病在床的张汝培老人,居住在低矮、狭窄的房子里,瘦骨嶙峋,奄奄一息。我和蓝主任坐下向他陈述来访的目的时,他好像回光返照似的马上从床上坐起高兴地奋笔疾书。我俩叫他改天再慢慢写。他说:“我知道自己的病情,在世已时日不多。你们来得及时,说不定明天我就要走了。”我俩耐心地等了个把小时,他终于具体地写下了福泉县开展镇压反革命运动时的一些人和事。不过,令人既庆幸又遗憾的是,他居然一语成谶,几天后便离世了。

  面容清瘦、身材高挑的曾经参加过淮海、渡江、解放大西南等战役的任兴泰老人,激动地叙述了他到福泉剿匪的经历。说起剿匪,有一件事令他感到十分悲伤。1950年,他任平越县城关区公所助理员,刘思孟同志任书记,秦毓德同志任副区长兼仙桥乡乡长。6月下旬,虽然任兴泰与刘思孟两人都重病在身,本来由他带队前往仙桥乡征粮,但刘书记却把他留在了家里,身先士卒地带领12人去征粮了。秦副区长本来要到省委党校学习,但鉴于匪徒的猖狂,担心刘思孟率领的征粮队遇到危险,急忙赶去仙桥增援。他俩这一去,竟与他成了诀别。征粮队在仙桥临时乡公所——野鸡坡村子驻扎,果然遭到了800多名土匪与两名留用人员里应外合的围攻,两位领导等5人不幸壮烈牺牲。

  刘思孟、秦毓德两人对于我来说并不陌生,他俩就牺牲在我的家乡。一年一度的清明节,中小学老师都要带领我们到他们的坟前敬献花圈,听当地当年参加过抗匪的人员讲述烈士们英勇抗匪的故事。

  我们深入农村,踏访与凭吊了福泉市境内许许多多革命先烈与前辈被土匪伏击与围剿土匪的遗址。山林静穆,流水淙淙。尽管时光已经退色,但他们的英灵与浩气长留寰宇。其中“藜山事件”最令人痛心。1950年3月25日深夜,独山专区革命干部学校派到平越县协助征粮的七名学员,带着多天工作的疲劳,熟睡在陆坪区藜山乡公所的厢房楼上。以伪善手段获得留用的乡长徐超伦勾结一伙匪徒,经过精心策划,里应外合,疯狂地袭击这七名学员。其中六名学员当场牺牲,只有身负重伤的杨铁成同志经群众和部队及时抢救得以幸存。随后,匪徒们在前去攻打陆坪区的途中,又将早已扣押的两位学员枪杀于罗坳场口。八名学员为了新中国的建设事业,才20岁左右就把热血洒在了福泉市的土地上。为了再现当年革命先辈英勇剿匪的壮举,蓝主任激动地写下了《剿匪风云》;为祭奠革命先烈壮烈牺牲的精神,我含泪地写下了《热血忠魂照千秋》。

  我在编撰的过程中,革命先辈的很多事迹实在令我难以忘怀。中共平越县委书记兼县长的李耀,是一个出了名的艰苦朴素的“草鞋县长”。1949年12月中旬,毅然与地松乡苦大仇深的富有正义感和革命感情的“苗王”潘岳打伙计,并民主地安排潘岳担任地松乡副乡长。这年除夕,他带着两名下属冒险勇赴县城“红帮”头子李华芳的“辞岁酒”,最后以其过人的智慧与胆识,粉碎了这场充满杀机命悬一线的“鸿门宴”。次年4月,潘岳在乡公所背后山坡英勇抗击土匪,不幸中弹牺牲。李耀接到噩耗悲痛不已。当天晚上,他不顾途中会遭到土匪袭击的危险,赶了40多里山路为潘岳开追悼会和送葬。

  为了按时在2009年11月26日以前将书出版发行,当年的国庆节蓝主任和我都没有放假,都在加班加点地进行编辑。虽然如此,但却有两件不幸的事落到我的头上。国庆节那天下午突然患上了严重的感冒。尽管我陆陆续续地输了五六次液,但都无济于事,一直持续到12月初才有好转。当年正流行H1N1流感病毒,我非常担心自己挺不过去而让这本书“流产”。其次,这期间福泉市教育系统正在进行人事制度改革。由于我几年未在教学岗位上,因此中一职称岗位落聘,跌到了中教初级十一级岗位。我很是沮丧。但是一想到革命先辈出生入死的英雄壮举,自己的这些损失又算得了什么?同时很多老同志为了这本书的出版给予了很大的支持,如李芝湖、何耀辉等;有的在病榻上奋笔疾书,刚交稿后就辞世了,如张汝培、刘盛禹等;一些老同志的子女为编辑组提供了80余幅珍贵的照片和撰写了200多篇情真意切的纪念文章,如余兵、董平平等。我怎能停下手中最神圣的工作?我一改沮丧的情绪,坚持拖着病体顽强地编辑此书。

  在我坚持不懈的努力下,书稿如期出版发行。此书根据材料的不同,分为风雨历程、往事追忆、人物春秋、文献档案、轶事轶闻、年代印记、感世抒怀及附录八个部分,共506页500千字。蓝主任激动地握着我的手:“严老师,太感谢你了,明年我退休时再也没有什么遗憾的了!”

  当我把此书已出版的消息发到《今日福泉》报上以后,很多健在的革命先辈和已经离世的革命先辈的儿女们知道以后,纷纷赶到史志办索要《难忘的岁月》。他们感到十分的欣慰,脸上洋溢着激动与幸福的笑容。

  革命先辈饱经风霜,年高体衰,生命终结随时发生。2010年后,相继去世的就有任兴泰,系中原野战军战士满身伤痕的蓝桂荣,参加过辽沈战役十分残酷的黑山战斗的阎国和等人。虽然我等后人无法留住他们宝贵的生命,但是我们用敬意与书籍留住了他们耀彻寰宇的精神。2011年底编史修志工作结束,又回到了原来从教的学校。曾参加过他们葬礼的一些老人告诉我,据说他们在离世前基本上都把《难忘的岁月》放在他们的床头上。虽然我的命运不济,但是顿时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多么有意义的事情。因为自己用良知与责任承载了革命先辈人性最灿烂的光辉,已经自觉地践行了党员责任使命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那些付出都是值得的,无怨无悔!

  又是一年春草绿。今年四月中旬,我又重被借调到福泉市档案史志局参与编写第二本《中共福泉市历史》,再次圆了自己编写地方党史的梦。现在,我又与该局史志科的同仁们到全市各地复查革命遗址。抬头望着远山,只见满山的映山红热烈奔放,鲜艳夺目,如火如荼。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