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公告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福泉要闻

【众志成城抗疫情】福泉:“隐形战团”不为人知的抗疫故事

点击量: 字号:[ ]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2020年新春伊始,一场来势汹汹的新冠肺炎疫情肆意蔓延,牵动着每一个人的心。在疫情防控中,有这么一群默默坚守的“隐形战士”,他们没有“逆行者”泪目的故事,没有“警医卫”注目的身影,只有高强度的工作、连续性的战斗和噼啪的键盘声,他们忠诚履职,迎难而上,发挥了这场战役不可或缺的一份力量,他们就是福泉市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一个少为人知的“隐形战团”。“我们转的越快,理得越顺,全市疫情防控工作就越有效。”把事情做得又快又好、又准又稳,已经成为这个临时“战团”的集体信仰,而他们不为人知的抗疫故事却让人泪水久久盈眶。

“奢侈”的年夜饭

时针拨动到1月24日(除夕)10:30,福泉市召开新冠肺炎疫情联防联控工作会议,当参会人员拿到手中的资料时,微微一惊,还是热乎的,回望工作人员布满血丝的双眼,大家默默颔首,认真地看起了会议内容。

原来,资料是刚印出来的,也是全体办公室人员通宵达旦拟写出来的,而这样的通宵已经持续了几天了。随着除夕的到来,年味到达了顶峰,朋友圈归家的喜悦也不断刷屏,而在疫情防控的“隐形战团”这里,紧张、忙碌和催促依然是生活的全部,除夕的喜悦在这里断了档。

“快,把这里改一下”“快,赶紧打电话核实下”“快,马上打印出来”...这一天,说得最多的是“快”字,而这个“快”字在下午三点才暂时停顿一下,因为总算有点空挡可以吃午饭了。“嗯,这个年夜午饭真香,让我好怀念家里的盐菜肉”“我也是,好想吃家里炖的鸡”...忙碌了大半天,大家总算吃上了变冷的“年夜午饭”,端着餐盒聊着往年的年夜饭,这一刻,内心柔弱的弦莫名拨动,因为——想家!!!

大家总算吃上了变冷的“年夜午饭”

吃完饭,忙碌依然在继续,催促依然在上演,“快、快、快”又开始了嚷嚷。办公室高勤的电话响个不停,家里小孩生病了,两个70岁高龄的老人异常着急,催了又催,就是不见人回家。面对家人的不断催促,高勤一次次说道:“不要催了,不要催了,忙得很,你们照顾好小孩,我还有事。”但小孩实在想妈妈,于是接通了视频:“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呀,你说过要给我洗澡的,为什么一直不给我洗呀,我都好久没看见你了。”看着屏幕,眼眶滚烫的高勤只能说道:“乖,宝贝,妈妈一会就回来,听话哈!”

高勤正在整理资料

而另一边,刚参加工作不久的王大燕父母电话也不时响起,“妈妈,同事们都在坚守,我也不能搞特殊。”家住都匀市的90后王大燕坚定地对在办公大楼门口等了自己一天的父母说道。这是王大燕上班的第二个月,她从没有想过自己工作第一年的除夕会在办公室吃盒饭。和很多90后一样,王大燕一直是父母“不放心、长不大”的孩子。但这一次,她决心一定要向前一步,用自己的力量,保护家人。

王大燕(右一)与同事们并肩作战

忙碌依然在继续,催促仍然在持续。都快晚上八点了,蓝晓庆的电话再次响起,电话那头,妈妈说道:“晓庆呀,是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在办公室呀,怎么还不回家,菜都热了几回了,快回来啊!”眼睛困得睁不开,仿佛闻到妈妈年夜饭味道的蓝晓庆只能压着内心的躁动说道:“嗯,我晓得了,妈,我一哈就回来了,你们看春节联欢晚会嘛,不用管我。”这一忙,又是一个小时,总算可以回家了,蓝晓庆把各项工作检查了一遍,终于迈上了归途。回到家,已经九点多了,早已饥肠辘辘、精疲力尽的蓝晓庆一个人草草地吃完年夜饭,和家人简单的聊了几句就倒头睡了。第二天一大早蓝晓庆正准备接着去上班,小孩死死地抱着她不让走,蓝晓庆只能忍着泪,“强颜欢笑”地和孩子说道:“妈妈要去和细菌打仗,只有打败细菌,我们才能安全的生活。”借着动画片里面的情节,蓝晓庆总算“骗”过了孩子,再次投入到疫情防控的紧张工作去。

蓝晓庆正在打电话核实信息

忙碌、紧张、催促...等了一天的孩子、守了一天的父母、独自一人的年夜饭,疫情面前,“隐形战士”吃了一餐最“奢侈”的年夜饭,而这餐饭,也是疫情防控工作开展以来,他们唯一在家吃的一顿饭。这味道...真香!!!

有委屈更有温馨

“世人都在抢红包,他们在抢救生命。”这是开展疫情防控工作以来,福泉市政府副市长、应对新冠肺炎疫情领导小组副组长李毅说得最多的一句话,也是她感受最深的话,因为委屈、苦累、坚持...每天都在她的眼中流动。

这不,吃过了最“奢侈”的年夜饭,第二天,大年初一,“隐形战士”再次投入战斗,数据汇总、人员排查、物资调配...要做的事还很多,要做的事都很急,特别是还有600多个电话需要逐一进行核实,而这时人们对疫情的严重性、紧迫性认识还不够,电话那头“不理解”“烦躁”甚至嗔骂的声音时常响起。“您好,我是福泉市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疫情防控需要...”“你们这些发国难财的,烦不烦呀!”已经打了一天电话的陈静再次被一声不理解震醒了快说得麻木的“口头禅”,对方说完,嘟一声,挂掉了电话。但陈静深知疫情防控的重要性,这些电话必须要核实清楚,于是她再次拨通了电话,同样的,还没说完就被打断并挂断。平复了微微受伤的心灵,陈静第三次拨通了电话,这次,电话那头总算听她把话说完了,然后配合着调查。

陈静正在核实物资数据

同样,面对委屈和责任,办公室的黄育华也是备受煎熬,但他义无反顾。

“你到底还要不要这个家了?大过年的儿子生病也不知道早点回家。你忙我也忙,难道办公室缺了你就不行么?”每个凌晨回到家的黄育华,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妻子的质问和愤怒。面对妻子的委屈,黄育华说不出的难受,但想想疫情工作一刻也不能耽误,家乡福泉的安全全靠最初工作调度能不能快过病毒扩散。第二天一早,他把生病的孩子交给家里的老人,交待清楚注意事项后,他又赶往办公室。

黄育华正在查看工作清单

对于春节期间突发的应急工作,黄育华在调度工作过程中,经常要在凌晨打电话核实数据、传达指令,接电话的人有的热情、有的冷淡,甚至有的不理解还抱怨:“你们不过年还要不要我们过年?”但黄育华从来没有抱怨,他相信自己每打通一个电话,就是在加快与病毒传播赛跑的速度,一定要警醒大家重视。随着疫情防控工作推进,妻子逐渐理解了黄育华的“残忍”,之前抱怨的干部也意识到了疫情防控的重要性,全市疫情防控工作逐步规范有序。想着之前的委屈,黄育华觉得都不再是委屈。

大年初三就拖家带口赶回来的袁姗姗,她最怕凌晨两三点丈夫打来的电话,“大过年的,怎么还在加班也不回家,家里两个娃儿不要了吗?”丈夫的质问和催促,让她心如刀绞,但疫情当前,使命在肩,她只能咬牙坚持道:“没得办法呀,现在是特殊时期,大家都在忙着呢,你先睡嘛。”直到后来铺天盖地的宣传报道,让丈夫真正认识到了疫情的极端严重性,才理解到了袁姗姗的不容易。为了表达歉意,丈夫经常默默的在背后让母亲包包子,让袁姗姗带去办公室给同事们吃,而袁姗姗除了带包子,还经常去超市买好吃的,给大家解解馋,冲淡泡面的味道。

有一次,袁姗姗稍微来晚了一点点,她非常歉意的和闺蜜蓝晓庆说:“本来我想争取早点来的,但是因为太多天没有见到醒来的小儿子了,忍不住多等了一会儿,终于见到了醒着的小儿子。”而前一夜,她加班到凌晨两点多。

袁姗姗正在查找资料

其实,除了委屈,办公室更多的是感动,随着防控工作的不断有序推进,人们防控意识的不断提高,群防群控、群防群治成为共识,这一刻,所有的委屈都不在是委屈,反而是满满的感动和说不出的温暖。加之办公室的暖心大哥叶丹、暖心小姐姐袁珊珊,这个临时战团变得像家一样温馨。

“面对疫情,我们更要先笑一笑呀!”作为临时受命加入市疫情防控领导小组办公室的人员,叶丹到岗第一天,就让办公室开始有了笑声,迅速给这个连续作战多天疲惫不堪的小团队打了一剂强心针。叶丹是一位在办公室、乡镇、人大、机关工委多岗位锻炼的干部,经验丰富、做事高效细致。然而与他工作高效相对应的,他总是最晚回家。因为疫情防控,城区出租车大幅减少,每到凌晨三四点,他总是绕完整个金山城区,把每一位同志送回家,自己才回到马场坪的家。他总是说:“疫情固然可怕,但是我们信心更重要,带着信心和笑声上战场,我们一定会打赢这场硬仗。”

叶丹(左一)正在与田雷修改汇报材料

每天给同事们带一包糖、每天最早上班最晚回家、每天总是最后一个人吃饭...“微笑哥”叶丹总是用微笑回应着每一个人、每一件事。但大家都知道,叶丹也很苦、也很累、也有很多委屈,这微笑,是他对大家无言的鼓励,也是对他自己无声的激励。

得床“被子”哪里都是家

与来得最早走得最晚的叶丹“抗衡”的还有一个特殊的人——聂坤前。用大家的玩笑话说:他得床被子到处睡...因为不归家、时常睡办公室已经成为了聂坤前的“标配”,他说:“回家睡觉不利于工作的第一时间响应和调度。”

“守好一座城,护好一家人”这是抗击疫情战役打响的第一天,聂坤前给办公室同志们说的第一句话。聂坤前深知疫情防控必须快一步、再快一步,工作中他要求每一个同志执行力和落实力都必须拿出最快、最准的水平。而“走路带风、吃饭在催”是大家对他最真实的描述。

聂坤前(中)与王杰、田雷讨论文件内容

与“微笑哥”叶丹不一样的是,聂坤前是用行动把大家逗笑的,让大家讲一次“笑”一次。事情是这样的,一次,因为一直忙,总算有点空隙时间的时候,他端着泡面就吃,打开才发现,原来是用冷水泡的面,一脸懵逼的他端着泡面惹得办公室哄堂大笑。自此以后,“冷水泡面”的故事就变成了办公室“笑话”的典故,时常被提起,然而,每次笑后,大家眼睛都不由自主滚烫滚烫、火热火热的。都说“为伊消得人憔悴”,但在聂坤前身上,大家都说:“他被疫情消得人憔悴,这段时间瘦了10几斤,衣服都大了一圈”,用一句网络热词来说:他太难了...

其实,熬通宵在办公室睡的不在少数,凌晨四五点,趴着、靠着进入梦乡的场景经常上演。办公室离家直线距离不到300米的樊后举,对他来说,这段短短的家与办公室的距离却犹如天堑。他家的小孩特别黏他,每天都要他陪着入睡,而这段时间,陪孩子入睡,这是一个奢侈得不能再奢侈的词语。

一次,他的小孩生病了,一夜哭闹,一直喊着爸爸。抵不住内心的牵挂和担忧,凌晨两点多的时候,他鼓起勇气和领导请了一会假,疯一样的跑回家中,看了一眼孩子,安慰了一下家人,又立马回到了办公室。而从他离开办公室到再次回到办公室,时间不到20分钟,用大家的玩笑话说:他虽然很胖,但是一个灵活的胖子。这一夜,樊后举在担忧中靠着椅子睡了不到三个小时。

樊后举正在修改信息

才出“婚房”又上战场

1月27日23时,刚结完婚正在婚期中享受难得的甜蜜时光的田雷接到市防控办电话的召回令后,他深刻认识到疫情防控的重要性和紧迫性,没有一声抱怨、没有一声推让,他立马和家人说明情况,跟一年没见的老父亲叮嘱好疫情防控注意事项后,于1月28日凌晨3时冒着雪花从远离福泉340公里的老家驱车赶往福泉,第一时间到疫情防控领导小组办公室报到。

一到办公室,他立即投入紧张忙碌的状态,将办公室当成了家。每天收发文、写汇报、统数据,忙的不停,妻子怀孕在家,一个人孤单思念,只有通过视频看着他布满血丝的双眼,满心疼痛,而每次视频都是那么短暂,好多想说的话都没说完,田雷又接着噼啪噼啪的敲击键盘。“妻子怀孕了,是最需要我的时候,而我天天加班,父母又在外地,她一个人在福泉这个家,元宵节那晚,她等到我凌晨三点多都没有回去,我对她亏欠太多了。”说到这里,一脸坚毅的田雷眼眶不由湿润了起来,停顿了一下,他接着说道:“但,疫情来袭,我只有尽我最大的努力保护好福泉这个大家,才能保护好我妻子,我的家人,这个时候,我不能退缩,更不能叫苦。”

同样结婚不久的王杰也是如此,作为一名退役军人,他说:“国难当头,谁也不能置之度外,我必须要上战场,贡献我应有的力量。”就这样,他与同事们一起挑灯夜战,与病毒赛跑,与疫情斗争,充分发挥了军人不屈不挠的精神。妻子想他了,就来办公室陪着他,给他送饭,帮他分担工作,时常忙到深夜,两人俨然把办公室当成了“婚房”,为抗击疫情默默奉献着。

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谁言女子不如男。在疫情防控的特殊时期,聂坤前、叶丹、蓝晓庆、高勤...还有文静而坚强的王春梅、执着而笃定的吴声武...他们都是疫情一线不为人知的“隐形战士”,他们没有惊天动地的壮举,没有撕心裂肺的故事,但却用责任与担当撑开了福泉疫情防控细密而稳固的防控网,推动了防控工作的有序、有力、有效开展。我们坚信,疫魔终将消弭,我们也必将迎来春暖花开!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

友情链接:
展开